十字街——揮之不去的童年記憶

二維碼
閱讀數:10393  |  回復數:39
dongfang626 (樓主)   發表于:06-09   [只看樓主]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十字街,一個熟悉而溫馨的名字,經過近年的拆遷重建,昔日陳陋的街巷正悄然華麗轉身,猶如鳳凰涅槃,一個高大上的十字街即將榮耀登場,王府井購物中心、地鐵站等新的坐標將躍然矗立在市民面前,令人驚嘆不已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小時候,十字街彎曲不平的街道、高低參差的房屋仿佛走不到盡頭。每天走著去上學,來來回回要走四趟。上半年南方雨水多,也沒有雨具,下雨天上學,條件好的是兩三個人共一把雨傘,或是戴個斗笠,而我們家兄弟姊妹多,哪有雨具給小孩上學,只是披塊朔料布遮著頭在屋檐下走,沒有屋檐的地方就在雨里跑著上下學了。說也奇怪,就這么風里來雨里去的,卻很少有人生病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十字街有那么長,卻并不寬,兩部汽車會車都很困難。但當時的街道卻挺繁華的,有鐵匠鋪、彈棉花鋪、修傘補鞋的、收廢品的、擺圖書攤的、賣肉賣菜的、賣各種土特產和小吃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街道上總是人來人往,各種沿街叫賣的小商小販就更多了:有賣豆腐的、賣酒娘子的、磨剪子鏟菜刀的、剃頭的、補竹墊子、收破爛換米糖的、補鍋的、染衣服的。、賣酒藥子的。我至今還記得那個賣酒藥子的老太太的叫賣聲:“電舊藥子~~電舊藥子~~”當時流傳著這樣一個笑話:說是一個賣酒娘子的在前面沿街叫賣:“買酒娘子啵”后面正好跟著一個補竹墊子的也在叫賣:“不甜~~,不甜~~(補墊~~,補墊~~)兩人為此吵得不可開交,十分搞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當時我們剃頭大都是剃頭師傅上門給剃的,記得是大人一毛錢,小孩五分錢。最奢侈的是到當時的省建宿舍的理發室去理發。那里理發要一毛五分,但是有一些小人書免費供客人看,我們看著那些小人書總是戀戀不舍,頭剃完了還舍不得離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老的十字街是指與東壇巷交叉的那一段,往北是膠皮巷、歐家井、鐵樹坡;往南是谷市街、南壇口,南關口。出了南關口,就是一交通路了。沿一交通路往東走不多遠就到了當時有名的二炮臺。(即現在的井岡山大道和建設路的岔路口)據說,二炮臺的那座橋(即井岡山大道上跨過玉帶河的拱橋)當時在全國是最寬的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出南關口沿一交通路往西走,就到了撫河邊的沿江路。當時的撫河水很清澈,河里航行著運沙石的木船,河岸上堆滿了沙子和鵝羅古子,河面上密密麻麻布滿了木排,夏天,一到傍晚,十字街一帶的居民便三三兩兩地結伴來到撫河洗澡游泳,木排上這里一團那里一伙的都是人,清涼的河風陣陣吹來,使人感到暑氣全無,撲通撲通地一個個都往河水里跳。那時的撫河還是挺寬的,從河這邊游到對岸去還需要些功夫呢。有些水性好的可以游幾個來回。我跟著同伴也游過去幾次。當時條件簡陋,也沒有更衣和沖洗的地方,一切都只能在木排上完成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十字街是城鄉插花地帶,附近有不少的菜地。我們家也有一些菜地,種的菜除了自己吃其余的都拿去賣。拿去賣的菜一般都是早晨起來新摘的,特別是空心菜,青菜等綠葉蔬菜,早晨新摘的比隔夜的新鮮好看得多,價格也要高些。當時我還在年少時期,每天早晨45點鐘父親就叫我起來,和他一起去菜地摘菜,我總是揉著睡惺惺的眼睛說:“又要且武菜呀,熬都熬死了。”母親就說:“今呀里早嗲子困咯。”現在想起來,當時父母遠比我們辛苦得多,父母的養育之恩永生難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小時候條件艱苦,特別是夏天,沒有電風扇,更沒有空調,住宿和周邊環境也不好。南昌的炎夏酷熱難當,家里的房子又小,晚上房間里根本呆不住,家家戶戶都是搬竹床到外面睡。一到傍晚,街巷兩邊都擺滿了竹床,大人們搖著蒲扇在聊天,小孩子們則在四周玩游戲,捉迷藏,倒也別有情趣。

    記得有一次夏日的正午,烈日當空,驕陽似火,烤得大地發燙。我們一群小伙伴在家里熱得呆不住了,偷偷地跑到池塘里去玩水,大家都在相互潑水打水仗,玩得正歡,不知是誰家的家長跑來了,邊跑邊罵道:“河老里路皮,不怕閻王修的且,要死好桑子死......”小伙伴們見了,嚇得一個個光著屁股趕快往岸上跑,忙不迭的穿好衣褲溜回家了。


    有時候在池塘里玩水,也不顧臟,從池塘底下掏出一陀陀的糊泥巴相互往小伙伴頭上扔,打泥巴仗;也有的特意把泥巴糊在自己頭上,臉上,做出一個怪模怪樣給人家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夏天最好玩的是捉接老子(知了),我們先把柏油拿到火上融化,再涂抹到一根竹棍子頭上,然后悄悄地伸到落在樹上的知了身上,把知了粘下來;有時也用紗布和鐵絲做一個小網兜,用竹棍子舉到樹上的知了身后,猛地罩過去,把知了罩下來。小伙伴們通常還會把抓來的知了拿到火上烤來吃,雖然沒有調料,可那知了肉還挺香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小伙伴們玩歸玩,但大部分時間還得幫家里干活。那時候家家戶戶都有養雞養鴨,小伙伴們常干的活就是撈浮漂、挖蚯蚓喂鴨子。哪時候附近有不少池塘,池塘里會長一層綠色的浮薸,我們就用紗布做成網子,撈回來做鴨子的飼料。但鴨子最喜歡吃的是寒金子(蚯蚓),春夏之際是蚯蚓生長的旺季,我們常常拿著一把小鋤頭,帶個小毛竹筒子,到周邊菜園的田角地頭去挖蚯蚓。挖回來后往小鴨身邊一倒,一群小鴨都跑過來搶著吃。別看小鴨子小,那么大的一條蚯蚓它們三下兩下的就吃下去了。看著小鴨子吃蚯蚓的模樣,我們感到特別開心。那小鴨子吃了蚯蚓,一天一個樣,長得飛快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挖蚯蚓的人多了,能挖的地方也越來越少了,后來有人就發明了到菜地的壟溝里去捉蚯蚓。那蚯蚓怎么能捉到呢?原來天熱的時候,白天蚯蚓都不會出來,晚上天氣涼爽了,露水也下來了,蚯蚓就會爬出來吃露水,這時候我們就提著手電筒,順著壟溝去捉爬出來的蚯蚓,這比挖蚯蚓省事多了,但是要熬夜,一般都是早上45點鐘起來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在南關口口上,有一家小商店,我們都稱它為鵝頭鋪里。那是我們童年的樂園。那里有一分錢十粒的珠子糖,有兩分錢一塊的薄荷糖,有三分錢一包的糖豆子;還有兩分錢一個的橡皮擦,三分錢一支的鉛筆,五分錢一本的本子。商店門口是一個挺大的棚子,能遮太陽擋風雨。棚子邊上有一棵大樹,我們都叫它蒼蠅樹,因為它結出的果實就像是一串一串的蒼蠅似的。樹下常有人在那里賣打子瓜。那打子瓜有我們吃飯的藍邊碗那么大,里面的瓜子又大又多。你買了打子瓜不能拿回去吃,只能在那里吃,因為賣瓜的人要留下你瓜里的瓜子。沒事的時候,我們常常會在那里玩耍,或打紙條,滾珠子,跳房子,玩得不亦樂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有時候街上來了打爆米花的,各家都會量好米,條件好的也可以用綠豆,黃豆,玉米之類的,用臉盆裝著來排隊,大約5分鐘爆一鍋,每鍋一毛錢,如果放糖精的話每鍋一毛五分。爆米花炒熟放出來的時候會有一聲巨響,怕驚嚇到眾人,打爆米花的人在開鍋之前都會大喊一聲:“響炮啦——”隨著嘭的一聲響,雪白的爆米花從黑色的機器里飛蹦而出,噴到事先擺好的爆米花籠子里。一股爆米花的濃香也隨之溢散開來,附近的街巷里都能聞到。香噴酥脆的爆米花是那么好吃,在物質短缺的年代,它成了我們童年最喜愛的美食之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......
     童年的往事越憶越多,使人魂牽夢繞。如今的十字街也發生了桑海巨變,昔日陳舊的街巷已被林立的高樓取代。留在人們生活中的十字街只有十字街學校和地鐵3號線的十字街站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但是,無論環境怎么變化,童年的記憶卻始終揮之不去,她深深定格在我們的腦海中,且行且珍惜.....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


本帖獲得1條APP打賞 關于APP鉆石積分
系統通知 鉆石 +20.00 前天 08:51

主題上首頁獎勵

9人點贊

熱門回復
sophyfox 發表于:前天 09:00  
地寶上難得一見的有情懷的貼,頂
  4
麥望 發表于:前天 09:20  
真正的南昌崽俚子。
  4
怎么樣怎么樣 發表于:昨天 09:50  
我現在沒事聽聽錄音機,回味過去。
就是房子太貴太小導致老東西擺不開,否則玩玩老舊物品還是蠻有意思的。
  3
最新回復
a130534072 發表于:06-09   [只看該作者]  
方言挖得好吃價
  0
sophyfox 發表于:前天 09:00   [只看該作者]  
地寶上難得一見的有情懷的貼,頂
  4
13576961102 發表于:前天 09:08   本條回復來自于:地寶網app   [只看該作者]  
南昌發展得真快呀!
  1
麥望 發表于:前天 09:20   [只看該作者]  
真正的南昌崽俚子。
  4
wqq1989 發表于:前天 09:29   [只看該作者]  
都系童年個記憶,值得回味
  2
yzj3690 發表于:前天 09:31   本條回復來自于:手機地寶網   [只看該作者]  
接老里 ??,想起來總是夢想能夠回去。
刻骨銘心的回憶。
  0
haolang 發表于:前天 09:38   [只看該作者]  
時代在前進,很多事與物注定都會成為了回憶。
  1
春風化雨2 發表于:前天 10:00   本條回復來自于:地寶網app   [只看該作者]  
  0
zk1986 發表于:前天 10:18   [只看該作者]  
我是86年的,小時候夏天在村子里面也抓接老里,一次性用鐵絲串十多雜烤著吃,好久沒去吃過了,勾起了深深的回憶。
  1
sebear 發表于:前天 10:29   [只看該作者]  
樓主的文采勾起了我童年的回憶
  0
dongfang626 (樓主)   發表于:前天 10:59   本條回復來自于:地寶網app   [只看該作者]  
回 a130534072 的帖子
引用
a130534072:方言挖得好吃價(2019-06-09 18:11)
光陰似箭人易老,不變的只有鄉音
  1
dongfang626 (樓主)   發表于:前天 11:03   本條回復來自于:地寶網app   [只看該作者]  
回 sophyfox 的帖子
引用
sophyfox:地寶上難得一見的有情懷的貼,頂 [s:3...(2019-06-10 09:00)
謝謝你的鼓勵,與君共勉!
  1
dongfang626 (樓主)   發表于:前天 11:04   本條回復來自于:地寶網app   [只看該作者]  
回 13576961102 的帖子
引用
13576961102:南昌發展得真快呀!(2019-06-10 09:08)
確實如此,慶幸我們生活在這幸運的時代!
  1
dongfang626 (樓主)   發表于:前天 11:06   本條回復來自于:地寶網app   [只看該作者]  
回 麥望 的帖子
引用
麥望:真正的南昌崽俚子。(2019-06-10 09:20)
系喲,鄉里鄉親的街坊呢。
  1
dongfang626 (樓主)   發表于:前天 11:08   本條回復來自于:地寶網app   [只看該作者]  
回 wqq1989 的帖子
引用
wqq1989:都系童年個記憶,值得回味(2019-06-10 09:29)
是的,現在日子過得好了,但是過去的事仍然難以忘懷……
  0
dongfang626 (樓主)   發表于:前天 11:09   本條回復來自于:地寶網app   [只看該作者]  
回 yzj3690 的帖子
引用
yzj3690:接老里 ??,想起來總是夢想能夠回去。
刻...(2019-06-10 09:31)
同感同感
  1
dongfang626 (樓主)   發表于:前天 11:11   本條回復來自于:地寶網app   [只看該作者]  
回 haolang 的帖子
引用
haolang:時代在前進,很多事與物注定都會成為了回憶...(2019-06-10 09:38)
人要往前看,但有時候也需要回頭看看
  1
tb_2835248 發表于:前天 11:48   本條回復來自于:手機地寶網   [只看該作者]  
看到此篇散文,仿佛我又回到了六、七十年代的南昌,講的故事和我的生活是多么的相似,童年的往事歷歷在目,那時候的生活相比現在,比較艱辛,但不覺得苦,反而覺得樂趣很多,無憂無慮,放下午放了學就邊走邊玩,讀書感覺不到有什么壓力,最多上個學期不及格,下個學期,加把勁還可以得個八九十分(那個時就怕留級,會很沒面子。),就是那個時候有一段時間買米要搭配紅薯,搞得每天早上吃紅薯,吃的都想吐了。有時候糧站里賣兩分錢一碗的小米粥,蠻好喝的。讀三年級的時候,早上吃的最多的就是5分錢一個的包子。每天早上兩個包子。看到別人吃1毛5的肉餅湯。卻不夠錢。感到有點“哎”,偶爾有時候聞到別人的小孩吃大白兔奶糖,那個香味漂過來。,挺受折磨的。只有這一點點不足,其他的生活都是豐富多彩的。自由自在。
  2
曉櫻 發表于:前天 12:05   [只看該作者]  
偶系七十年代的十字街邊上江拖里長大的,小時候經常去南關口商店里買半邊桃恰,嫩記錄的好詳細,恰介,必須點個贊。
  2
dongfang626 (樓主)   發表于:前天 12:51   本條回復來自于:地寶網app   [只看該作者]  
回 zk1986 的帖子
引用
zk1986:我是86年的,小時候夏天在村子里面也抓接...(2019-06-10 10:18)
同是捉接老里的朋友,回首往事也是人生的一樁樂事,幸會幸會!
  1
登陸后可回帖,享受更多功能 登錄 | 注冊
表情

arrow

×
      圖片

      arrow

      ×
      從電腦選擇圖片

      僅支持單張JPG、PNG圖片文件,且文件小于5M
      想上傳更多圖片?發布后編輯帖子即可

      與TA有關

      arrow

      ×

      綁定微信

      arrow

      ×

      綁定微信賬號
      如何綁定?
      微信掃描左側二維碼
      關注后確認綁定即可。